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

  • 942views
我是草莓族前些日子,朋友找我去摘草莓,我问去哪里摘,他说,他的田。
「你的田?你不是医生吗?」
「我平常会到阳明山弄一个小小的田啊。」

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

感到好奇的我和家人开着车上山,经过冒着烟的地热谷,想着自己怎幺那幺久没来玩,想着嘴里说煮温泉蛋是小学生的事了,但心里明明自己还好想再玩一次,想着阳明山那幺近怎幺都没想到要来哇,胡思乱想的,翻过两个山头,一个弯突然就到了那亩田,一看,哇,原来是个小聚落,好多人开心地在里头,彼此脸上带着笑,愉快的在路旁田园间聊天、劳动。

一旁流水清澈地流动着,我们开心地下车,奔了进去,发现人人一小区一小区的天地,朋友的三岁小男孩领着我们,牙牙的声音,用小小的手指着一个个不同的植物,介绍着「这是小节瓜」、「这是小草莓」、「这是皇宫菜」、「这是小南瓜」、「这是芝麻菜」,而我白活了几十年,却都不认得这些长在土地里的宝贝,顶多只知道他们在桌上的样子,却不知道他们「生前」的健壮样子。

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

朋友说,「来,帮我摘草莓,很多,帮忙吃」
我看了老半天,问说「草莓在哪里?」
原来,地上那些叶间包着一个个的小袋子里,就是草莓。

我看着那粉色缎带绑起的精緻小袋,间杂在绿叶里,觉得似曾相识,一面心里纳闷,朋友生得威武高大强壮,怎幺会想到用这有点精緻到接近美丽的小袋子呢?
正想着,朋友就解答了。
他说,「草莓很会长,一株就会结好多果实,但是,蚂蚁更厉害,一天就可以吃完了,因为草莓很甜」,我瞪大眼,从来不知道蚂蚁跟我们一样爱吃草莓,更不知道每颗草莓都是劫后余生呀。
他继续说,「我想到用袋子包,好防蚂蚁咬,试了好多种,最后发现这种袋子最适合,蚂蚁爬不进去」,他略带得意地说,「这是人家拿来装婚礼小物的喔」
我听着他娓娓道来心路历程,那平静的声线,让人感到有种和土地靠近的踏实,心里也对他懂得生活,更愿意为在意的事物尝试,感到生羡。

我突然聪明了起来,「等一下,你说这草莓都得包,不然蚂蚁会咬,那我们去那种可以到处採的草莓园,都没有包,是为什幺?」
朋友笑而不答。

这时候,听到我身后一个爽朗的声音,「那个不要乱吃喔」
原来是另一块田的主人,年轻健壮的身子,从田中抬头,一整排白牙在黝黑的脸庞里,非常显目。

他说,「你想想看,他们的草莓那幺甜,却不会被虫咬,那是为什幺?」
「放农药吗?」
「那是你说的,不是我说的喔」,讲完后,他哈哈大笑的弯腰,继续他田里的工作。

那瞬间,我觉得自己才是不懂世事的草莓族呢,哈哈哈。

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

充电与放电器

一旁大家都忙着摘菜,我则继续着聊天行动,愿愿却不愿站,直接瘫坐在地上,完全和土壤无缝接轨,一开始我还有点担心衣服弄髒,后来想到,不就是为了带她来碰触自然吗?那干嘛真的碰到时又抗拒呢?看着她怡然自得的在菜间草丛里笑着,像颗大花椰菜,没看过这情境的我觉得好好笑。

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

「我发现这是很好的调剂」,好友弯着腰帮草莓绑上袋子,他边拨开叶子边说。
对了,好友平日的工作非常繁重,照顾病人的生命可以想见压力一定很大,从事农作,可以看到作物在自己的努力下成长,应该是个很有成就感的事。

后来才知道,旁边几块田地的主人,也各有自己的专业领域,但偷得浮生半日闲,来劳动、聊天,就也组成了一个奇妙的社团。
也许有人说,平常累得要命,假日当然就躺在家里睡觉好,不过,我自己的经验是,有时假日在家睡了一整天,起来后,反而觉得累,甚至带点沮丧,因为一整天就这样睡过去了,好像什幺事也没做,白白浪费了宝贵的属于自己的时间,却没有创造属于自己的作品。
是的,可能我们每个人都是创造者,多少都需要在餬口之外,试着创造属于自己的作品。

而看起来耗费力气的创作,反而对生命是种充电。
其实,也是种放电。

原来,好友的三岁男孩精力旺盛,常常一整天都可以活力四射,追着后面跑的父母累得要命,但孩子还是精神奕奕的。后来他们发现,带着孩子来山上田里做些小劳动,碰触自然的花草,感受环境的变化,关注田里的作物变化,却能带给他更多稳定的力量。
他们说,这是最好的放电呀。

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

朋党结社的光

我觉得很奇妙,我只是去个短短的早晨,看着城市边缘的绿色,心情就好上许多,难怪,一路下来,在田间遇见的每个人,脸上都是笑容,满满的喜悦溢在脸上,而且,你可以很明确的分辨,那是种踏实的满足,那个笑容,和你在购物中心里看到消费的人们脸上的笑不太一样。

并不是说哪种笑容比较好,只是,我觉得,有时候换个笑容也不错。

最重要的是,初来乍到的我,光从旁听到这群城市农夫他们在讨论各种农法、自己的耕作经验和惨痛教训,就可以感受到他们彼此间的连结很强,互相关怀,关心对方,也关心对方的田,那种温暖,是这个冷酷城市里所欠缺的,那是人性的光辉。

有点凉意的冬季早晨,山上有阳光,他们之间也有。
我很羡慕。

冬季清晨,山上的光